欢迎来到 彩客网论坛
全国咨询热线:
彩客网论坛
也许,你不一定需要整容(纪念赫本诞辰90周年)

你不一定需要整容。

因为,整完可能没用。

整容不是坏事。

韩国整容广告01韩国整容广告02

很多美貌致富的传奇故事在世上流传,所以美貌成了一种公认的稀缺资源。

●“美丽的”李嘉欣(1988年香港小姐选美冠军)。

●“英俊的”李春平(1980年结识好莱坞女星,继承其巨额遗产)。

但今天,如同科技手段在弥补天然资源的稀缺,美貌也在通过整容工业被无限复制。

能源生育饮食

所以,人们既然可以勇敢地探索各种方式来改良能源、生育、饮食,从而扩散福利,推动共赢和多赢,那改善容貌也不该被歧视或否定。

谁规定美必须是天然的?

但整容的最大敌人不是社会成见,更不是缺乏资质的医生,而是整容者自己。

准确说,是整容者的自我认知。

这也是整容和前文那些纯粹的物质改善(如能源、饮食)有根本不同的地方。

即,哪怕给好莱坞明星服务的顶级医生为整容者操刀,医生的能力范围只是皮肤和骨骼,而作用不到精神层面。

多数整容者有一些共同的思维误区。

整容动机:我想不那么讨厌自己

实际结果:不太可能

人对自我的厌恶在各种文化里普遍存在,接纳自我是永恒的难题。

格非是中国著名的先锋作家,自2000年起担任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。

2017年,他对清华本科新生说:

贯穿他整个迎新演讲的主题都是:人必须用客观标准来定义自己,从而改善自己。

因为我们(永远)不够好。

其实,我们很可能比自己认为的更好!

2013年,一部精彩短片《Real Beauty Sketches》(《真美素描》)如病毒式传播开来。

FBI的人像高手坐在幕布后,根据一个人的自我描述制作她的“自画像”。

同时,随机挑选的路人当面为这个人制作“他画像”。

最终,所有被画者的“他画像”都比“自画像”美。

所以,我们的自我评价并不严格反映我们的真实容貌水平。

那么,更好的容貌就未必能带来更高的自我评价。

2004年,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(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)人类容貌中心的研究显示:在美国,20%寻求整容的人都在接受某种形式的精神科药物治疗,如服用治疗抑郁或轻度情绪障碍的药物。

整容目标:我想很多人赞美我的容貌

实际结果:不太可能

奥黛丽·赫本(Audrey Hepburn)和林青霞都觉得自己不美。

如本文开头的图片,赫本公开说自己不美。

而且这种观点也得到了赫本儿子卢卡·多蒂(Luca Dotti)的佐证:赫本认为自己的鼻子和脚都过大,身材过瘦,胸过小。

林青霞曾在采访中说:她从小自卑,觉得自己不漂亮。

可见,基本上,美是绝对主观的事情,而没有客观标准。

最可能被视作客观标准、被视作标杆的人,如赫本和林青霞,都有反对者,包括她们自己。

(当然,她俩看待自己容貌的眼光都受到了母亲的深重影响。)

所以,整容者得到多数人赞美的可能性极小,因为ta不知道别人眼里的美是怎样的。

吴晓辰是一个用15年时间和400万元换来精致面孔的模特。

《和陌生人说话》这档谈话节目使她广为人知。

所有观者恐怕很难达成共识:现在的她是否美,以及是否真比左边小图中原装的她更美。

整容程度:我知道整到什么程度最完美

实际结果:不太可能

整容者的最高频词汇之一是“完美”。

2018年国产纪录片《这个时代的审美恐慌》里,主角之一孙一冰(左)说:

张怀军是一位在上海执业的资深整容医生。

他最怕“完美主义者”。

他认为“完美主义者”对容貌认知有偏差,会一遍遍重复修改医生认为已完美的地方。

整容达人吴晓辰眼里的“完美”更苛刻,即永无终点:

这也意味着她从未真正觉得自己“完美”。

所以,整容者的动机、目标、程度把握都很可能使整容变成一次心理创伤,而非心理治愈。

更不要说,野蛮生长的整容行业里潜藏着多少资质可疑的从业者。

我们也许可以尝试一款成本最低而效果最好的“整容”:自我肯定(self-assurance)。

日本的一档综艺做了一个实验《用50天能改变女生容颜吗?》。

50天后,奇迹发生了。

女生焕然一新,自信美丽:

因为帅气男老师给了自卑女生连续50天赞美:

他人肯定很可能转化为自我肯定。

父母本该是这样的“他人”,不过很少孩子有这种幸运。

所以我们一生都在寻找肯定:整容就是一种“寻找”方式。

自我肯定就是不用动刀的美丽。

一个女人需要自信,成为母亲后更需要帮助孩子建立自信。

在肯定孩子的基础上帮助ta向上成长,超越自我。

—End—



Powered by 彩客网论坛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